当前位置: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cow > 产品测评 > 正文

首都师范大学周以量教授来我校讲学,日本立教

时间:2019-09-13 04:51来源:产品测评
10月27日上午,应外国语学院邀请,日本立教大学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高端外国专家小峯教授在外国语学院学术报告厅作了题为“佛传之‘恶’与‘魔’——以提婆达多为中心”的学

10月27日上午,应外国语学院邀请,日本立教大学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高端外国专家小峯教授在外国语学院学术报告厅作了题为“佛传之‘恶’与‘魔’——以提婆达多为中心”的学术讲座。学院相关专业教师、研究生共百余人聆听了此次讲座。

10月27日下午,应外国语学院邀请,首都师范大学周以量教授在外国语学院学术报告厅作了题为“日本文学与绘画:以近世为中心”的学术讲座。学院相关专业教师、研究生共百余人聆听了此次讲座。

【俱舍】柔克 原创

11月11日下午,应外国语学院邀请,中国人民大学李铭敬教授在学院学术报告厅作了题为“玄奘故事在日本古典文艺中的传承与接受”的学术讲座。外国语学院相关专业教师、研究生、本科生共百余人聆听了讲座。讲座由外国语学院刘国兵教授主持。

讲座中,小峯和明通过对日本16世纪以后流传的《释迦本地》中所描绘的释迦与提婆达多的故事的解读,结合当时流传的大量的物语和绘卷等珍贵图片深入探讨了佛传故事中之“恶”与“魔”的问题。小峯和明以大量的珍稀文献和丰富的图像资料,使讲座内容深入浅出,引人入胜,为日语系师生带来了一场学术盛宴。

讲座中,周以量以文学与绘画的关系为切口,对日本近世文学作品中的插图、浮世绘中的文学题材等进行了深入解读,指出日本在进入近世之后,由于印刷文化的发达以及民众识字率的普及,文学与绘画的关系之紧密进入到了一个全所未有的状态。

图片 1

李铭敬对《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等文献在日本的流传情况进行了详细讲述,对日本古代文艺中所收录的玄奘西行故事的征引、叙述和传承等问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讲解,并分析了这些故事被征引与传承流变的特征。李铭敬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在场师生带来了一场有关中日文学、文化交流的知识盛宴。

讲座结束后,现场部分教师与同学结合讲座内容与小峯和明进行了交流。此次讲座进一步扩大了日语系师生视野,加深了对近世文学的理解。

讲座结束后,现场部分教师与同学结合讲座内容与周以量进行了深入交流。此次讲座进一步扩大了日语系师生视野,加深了对日本近世文学与绘画这一课题的理解。

佛经故事海 No.3

讲座后,李铭敬对与会师生的提问作出了详细解答。

(外国语学院 张军民 孟睿珂)

(外国语学院 李智健)

从前,森林里有两只猕猴,一善一恶,它们各自带领着五百只猴子。某天,遇上迦尸国的王子出来打猎,围猎的队伍即将到来。善猕猴对恶猕猴说:“我们应当渡过林中的这条河,才能够免除灾难。”恶猕猴说:“我没法渡过去。”善猕猴对猴群说:“毗多罗树的枝干很长。”于是拉下树枝渡过了所带领的五百只猴子。恶猕猴及其猴群,由于没能渡过河去,就都被迦尸国的王子捕捉去了。

这是佛陀在王舍城时对比丘们说的故事。佛陀说:“那时的善猕猴,就是我呀;那时的恶猕猴,则是提婆达多。那时如此,今日也如此。比丘们!你们应当亲近善知识(善的师友),远离恶知识。为什么呢?善知识能够予人安稳快乐,恶知识则给人带来灾难痛苦。”

(外国语学院 陈淑芬 孙士超)


这个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西游记》中真假美猴王的情节。师徒生了嫌隙,唐僧一怒之下逐走了孙悟空。六耳猕猴乘隙假冒悟空,打了唐僧,夺了关文行李,训练猴精假扮唐僧、八戒、沙和尚,要重新组织一个取经团队,独自立功扬名。事发之后,真假猴王打得难解难分,四处寻求认证。真真是:南海观音辨不得,灵霄玉帝更没招,幽冥查勘无名号,谛听虽知不敢言。两个猴王不但是“形容如一”、“同象同音”,更棘手的是“神通无二”,无人惹得起。终亏是佛法广大,二猴斗至西天如来座下,被我佛识破道出,假灭真存。看官们,猴王的真假,有如来识得,倘若佛祖也有真假,却指靠什么人来分辨?

佛陀口中的“提婆达多”,就是佛教史上“六耳猕猴”似的人物。“提婆达多事件”,则是扑朔迷离、众口纷纭,千古难辨的一桩公案。提婆达多,他曾是佛陀俗家时的堂弟、出家后的弟子,却最终成为僧团的叛徒与敌人。在小乘佛教的典籍里,提婆达多害佛、“破僧”(分裂教团),作恶多端,最后生入地狱,成为“恶人”的典型。《中阿含经》说:他的一生,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善行(无白净法如一毛许),是最具代表性的评价。然而,大乘佛典《法华经》却说:提婆达多是释迦牟尼前世的善知识,他将在未来成佛,佛号“天王如来”。

“提婆达多”,是梵语“Devadatta”的音译,略称为“调达”。“Deva”意指天或天神,“datta”是授与或赐予的意思,因此也有意译为“天授”的。释迦牟尼的祖父,是释迦族先王中以善射闻名的狮子颊王。王生四子,长子即释迦之父净饭王,第四子甘露饭王则是提婆达多之父。释迦是提婆达多的堂兄,曾任佛陀侍者二十五年之久的阿难则是其亲兄弟。释迦成佛后返乡,净饭王鼓励释迦族的青年随佛陀出家,由此掀起一阵释族出家的热潮,阿难、阿那律、提婆达多等王族子弟,就是在这时出家为僧的。

佛经中对于提婆达多的描述,多是一种脸谱式的形象——天生的恶人。但细读不同的佛经也能看出蛛丝马迹,他并不是这么单面的人物。出家后的提婆达多,在修行方面是非常精进的。读诵经典、问疑受法,尤其对禅定的修习、十二头陀行(特殊苦行)的坚持、以及博学多闻,都有突出的成就。《出曜经》说:“调达比丘所诵经典六万,象载不胜。十二年中,恒处岩薮空闲山间。持戒牢固,如护吉祥瓶。”然而,十二年的苦修并没有使提婆达多获得彻底的解脱。欲望的种子,深埋心田;贪嗔的毒素,只是暂被压伏。

图片 2

放恶象害佛

提婆达多的转变源于对神通的追求。那一年王舍城饥荒,比丘托钵往往一饭难求。有些具有神通力的比丘就施展手段,从远处取来香果美食,供养僧团。提婆达多对神通生起了强烈的向往,要求佛陀教他,但佛陀却说:“拥有神通又有什么用呢?重要的该是对苦、空、无常、无我的如实观照。这才是能使自己解脱的不二法门!”不得已,提婆达多又转求佛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等其他多位上座,都以类似的理由被拒。不屈不饶的提婆达多最终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多闻第一的阿难。阿难性格温和,处事未能深察,就将自己听闻到的神通修习法一五一十告诉了兄长。

修得神通力后,提婆达多的自信心大为增长,权利欲也随之膨胀。他对佛陀并不心服,认为其所以受到普遍的敬仰与供奉,正是因为拥有神通。对于佛陀精神导师的角色,他也看做是世俗中拥有群众的权力性地位。于是,提婆达多开始向佛陀“索众”。他说,世尊您年纪大了,可以把僧众托付给我,自己安享晚年。佛陀拒绝了,并且斥他为“痴人”。因为佛法并无教权,佛虽被僧众尊为领袖,却不认为自己对僧团具有权力占有的关系,“如来不言我持于众,我摄于众,岂当于众有教令乎!”既然没有教权,何来权力的“禅让”?

第一步失败,出身王族的提婆达多想到了更厉害的后招,就是政治势力的介入。他勾结频婆娑罗王的太子阿阇世,许以助太子为“新王”,太子则助其为“新佛”。在他的唆使下,阿阇世囚父伤母,篡位自立。由于阿阇世的拥护,提婆达多也吸引了一部分僧众,建立了自己的阵营。对此,佛陀公开声明提婆达多已与僧团决裂,其作为与僧团无关。舍利弗与目犍连则假意投靠提婆达多,策反其徒众回归僧团。

第二步失败后,提婆达多终于无所不用其极。其荦荦大者,据佛典所载:提婆达多先后放恶象害佛、雇壮汉杀佛,都未得逞;又推石压佛,碎片伤及佛足,“出佛身血”。最后,提婆达多以剧毒抹在指甲中意图害佛,却意外擦伤了手指毒中自身。

图片 3

推石害佛

就在提婆达多中毒的那一刻,地下有大火生起,围绕他周身燃烧起来。提婆达多惶惧之下向身边的弟弟阿难求救,他一直呼喊着:“阿难,我被火烧着了!我被火烧着了!”阿难立即高声喊道:“快皈依佛陀!诚心诚意地皈依佛陀!”生死交关之际,提婆达多终于自内心生出真实的悔意。剧火焚身中,他想要称念“南无佛陀”,但只唸出“南无……”二字就堕入地狱之中,结束了这一生。

李卓吾批《西游记》中真假猴王一事说:“天下无一事无假。唐僧、行者、白马,都假到矣,又何怪乎道学之假也?”异样的魔怪好认,相似的妖精难除。真假之间,唯有似是而非的东西难辨。提婆达多并不是仅代表他一个人,他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群体。据佛典史料记载,提婆达多不仅生时有拥护者,死后其徒众一派在印度的流传影响也有千年之久。东晋法显,唐朝玄奘、义净等高僧去印度时都留下了亲眼目睹的相关记录。李卓吾道:“天下只有似者难辨,所以可恶!然毕竟似者有败破,真者无败破,似何益哉、似何益哉!”

在“提婆达多事件”里,似在哪里、真在何处,大家都还辨识得出么?正是:“二心搅乱大乾坤,一体难修真寂灭。”

编辑:产品测评 本文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周以量教授来我校讲学,日本立教

关键词: